乡村学童带来“田埂上的咏叹调”

2019-10-23

原标题:乡村学童带来“田埂上的咏叹调”

  如果不知情,很难相信这些在专业舞台上穿着正式演出服、专注演奏的管弦乐团的乐手们,竟然是几年前还对五线谱和乐器一无所知的乡村学校的孩子们。20日晚上,一台别具一格的公益音乐会在天桥中心大剧场上演,这台由来自农村的孩子和著名艺术家同台演出的“田埂上的咏叹调”,是北京荷风艺术基金会进行乡村艺术教育6年多来的一次成果展示,更是一次对乡村艺术教育有共识有担当的爱心人士的大聚会。

  记者了解到,2013年,荷风启动中国乡村儿童全科艺术教育实验校,即“雏菊工程”,旨在从全国各地选择符合条件的乡村学校推行全科艺术教育,包括管弦乐、芭蕾、合唱、美术、戏剧教育和体育舞蹈等艺术课程。2015年,“雏菊工程”开展到张家港市南丰镇南丰小学。永联为民基金会和北京荷风艺术基金会在此成立了“永联荷风”管弦乐团,先后在镇级及以上大型活动中心演出近二十次,2016、2017、2018 连续三年在张家港市中小学生器乐大赛中荣获一等奖。2018年2月5日,“永联荷风”乐团成立两年多后就在张家港市保利剧院举办了专场新年音乐会。今年5月,乐团走进了上海大剧院与著名音乐家同台献艺。短短4年时间,从对五线谱和乐器的一无所知,到登上上海和北京大剧院舞台的自信,孩子们的改变令人难以想象。或许他们今后不一定会成为音乐家,但可以肯定的是,高雅艺术的熏陶将会影响孩子们的一生。

  20日的演出,北京大兴蒲公英打工子弟学校管乐团的孩子们也为观众奉上了贝多芬《第七交响曲第二乐章》。打工子弟在就学方面,面临更多的困难,艺术教育对他们来说就更为奢侈。2015年,北京大兴蒲公英中学成为荷风“雏菊工程”的学校。“雏菊工程”给这些孩子送去了多样的艺术教育,每周都组织中国音乐学院、北京舞蹈学院、北京师范大学的专业教师去给孩子们开展艺术教育公益课。 就爱读 如今,蒲公英打工子弟学校管乐团已经多次在各种舞台演出并收获好评。

  除了乐团的精彩表演,“端村芭蕾舞班的“四小天鹅”联合北京市天使舞艺的孩子们,在音乐会中跳起了经典的芭蕾舞剧《天鹅湖》选段。荷风第一个将芭蕾教育送入乡村,北京舞蹈学院芭蕾舞系关於老师及其夫人张萍,带着他们的学生和朋友,给孩子们教授芭蕾课;一群乡村女孩在白洋淀边学习她们以前完全不了解的舞蹈。有人曾质疑,芭蕾这种高雅的艺术,怎么可能“开”在田野山村?但北京荷风艺术基金会创始人李风对此表示:“艺术面前没有贵贱之分,芭蕾是属于世界的。”2016年8月28日,由荷风选送的河北端村学校芭蕾舞作品《丑小鸭之梦》获第八届“华北五省(市、区)舞蹈大赛”少儿组双金奖——表演一等奖和编导一等奖。2016年至2018年,6名荷风芭蕾舞班学员先后被辽宁芭蕾舞团芭蕾舞学校、河北艺术职业学院、石家庄市艺术学校三所专业艺术类院校录取。

  东润公益基金会与北京荷风艺术基金会宣布,双方将就乡村艺术教育开展合作,让更多有识之士投入到乡村艺术教育之中,为更多中国乡村儿童带来艺术的福音。(记者王润 文并图)

本文内容来自人民网,只为更好的传播国内文化传承,如有侵犯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回放】人民艺Show:“四季留声”音乐会

showPlayer({id:"/pvservice/xml/2020/6/13/7740db4c-130d-4de8-b95a-75ba37e1b6dc.xml",width:600,height:450});       6月13日19:30,国家大剧院“四季留声”音乐会将登陆人民艺Show。这场音乐会邀请了医护代表、公安干警、社区工作者等“

2020年文化和自然遗产日主场城市活动在广西桂林举办

分会场桂林开幕式现场照片。国家文物局供图 人民网北京6月13日电(郭冠华) 6月13日上午,2020年文化和自然遗产日主场城市活动开幕式在广西桂林举行,主题为“文物赋彩全面小康”。 开幕式活动设有桂林主会场和北京中央广播电视总台会场,通过连线直播

非遗日颐和园真的恋上了京剧

  白金演唱《贵妃醉酒》。王晓溪 摄   刘侗(左)与秦雷。王晓溪 摄   谭正岩演唱《连环套·拜山》。王晓溪 摄   6月13日是“文化与非物质遗产日”,北京青年报与北京京剧院、北京市颐和园管理处共同策划了特别活动“非遗日的穿越,当颐

当非遗遇上夜市,“让非遗触手可及”

  宝山红烧鮰鱼烹饪、罗店彩灯、罗店鱼圆、罗泾十字挑花、月浦竹编、高境布艺堆画、大场易拉罐画、友谊民间剪纸、淞南蛋雕、顾村结艺……6月13日“文化与自然遗产日”,宝山宝杨宝龙广场露天内街变身“非遗集市”,从入口飘散阵阵香气的红烧鮰鱼一直逛到宝山

叶永烈遗作《绝笔·绝响》系列出版

原标题:叶永烈遗作《绝笔·绝响》系列出版 今年5月15日,著名作家叶永烈在上海病逝。近期,天地出版社出版叶永烈遗作《绝笔·绝响》系列,再现一个时代的情怀。 叶永烈以高产著称,他一生出版180多部著作,逾3500万字。叶永烈晚年转向从事当代重大

元大都咋建成?明代北京城为啥成了凸字形?

  北京是一座历史悠久的城市。仔细研究它的建都史,常有人好奇:金中都遗址在哪儿?元大都的“城市规划”啥样?明朝时北京城为何呈“凸”字形……   这些问题的答案,可以从正在北京市档案馆举行的《档案见证北京》展览中,找到蛛丝马迹。一幅幅地图、档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