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国际音乐节于10月28日收官

2019-10-29

原标题:北京国际音乐节昨收官

女高音歌唱家蕾妮·弗莱明

随着世界著名女高音歌唱家蕾妮·弗莱明清澈的歌声,第二十二届北京国际音乐节昨天在中山公园音乐堂落下帷幕。以72岁的世界著名女高音歌唱家格鲁贝洛娃的独唱音乐会开幕,以弗莱明的独唱音乐会闭幕,本届北京国际音乐节以“新古典,乐无界”为主题,从10月9日开幕起上演了16套22场音乐会和歌剧演出。

在闭幕音乐会上,弗莱明演唱了舒伯特、理查·施特劳斯、威尔第、莱翁卡瓦罗的歌剧咏叹调和艺术歌曲。弗莱明的独唱音乐会在结构上给观众展现了她对多种作品的驾驭能力:对舒伯特的《鳟鱼》和《致希尔维亚》《夜与梦》处理细腻,对德奥艺术歌曲精雕细琢,给观众醉人的艺术享受;对施特劳斯《随想曲》终曲的演唱恰如其分地表现了伯爵夫人内心的纠结,在音乐的婉转之间展现了人物的内心世界;威尔第歌剧《奥赛罗》中的咏叹调《杨柳歌》《圣母颂》,弗莱明的演唱把剧中人物的心境表现得淋漓尽致。

弗莱明的独唱音乐会不仅精致,也体现出多种音乐风格集一身的艺术融合,与北京国际音乐节的主题十分契合,为第二十二届北京国际音乐节画上圆满的句号。

文化旁白

音乐的生命在大众中间

古典是本届国际音乐节的底色,向古典音乐家致敬是音乐节带来的音乐现象。格鲁贝洛娃的独唱音乐会为音乐节拉开帷幕,她的演唱让观众感受到一位老艺术家对音乐永恒的爱。指挥家迪图瓦和上海交响乐团、东京爱乐合唱团 免费学习网 ,以及四位歌唱家合作的柏辽兹的歌剧《浮士德的沉沦》则是为纪念柏辽兹诞辰150周年而演出,正如音乐节艺委会主席余隆说的——“很多重要时刻是不能错过的。”

跨界是本届国际音乐节的特色。在这一主题下,作曲家亚伦·齐格曼和钢琴家蒂博岱的《探戈协奏曲》在景山公园寿皇殿上演。这是寿皇殿首次举行演出,也是中国传统文化与西方音乐的一次跨界对话。歌剧《捌》让观众透过数字化装置模拟的环境感受音乐与环境融为一体的美妙,歌剧与VR的跨界融合让中国观众了解到歌剧未来的多种可能性。

时尚是本届国际音乐节的亮色。在很多人心目中,音乐节是古典的盛会。但从10月4日“长城·追梦”音乐体验开始,本届音乐节就展现了它追求新意的亮色:300人在长城脚下追梦,体验音乐的氛围,这是过去音乐节没有过的。

本届国际音乐节还举办了三场午间音乐会,通过北京音乐广播送到了收音机旁的听众身边;在鱼与剧场举办的公益活动“我们爱合唱”,三个业余合唱团唱出了他们心中的爱和希望;马勒室内乐团举行的公开排练把观众带到演奏员身边,近距离感受音乐家对艺术的创作——这些,都在证明一点:再有底色、特色和亮色的音乐节,也需要听众的参与。毕竟,音乐的生命在大众中间。

(记者 伦兵 田婉婷)

(文/记者 伦兵)

本文内容来自人民网,只为更好的传播国内文化传承,如有侵犯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回放】人民艺Show:“四季留声”音乐会

showPlayer({id:"/pvservice/xml/2020/6/13/7740db4c-130d-4de8-b95a-75ba37e1b6dc.xml",width:600,height:450});       6月13日19:30,国家大剧院“四季留声”音乐会将登陆人民艺Show。这场音乐会邀请了医护代表、公安干警、社区工作者等“

2020年文化和自然遗产日主场城市活动在广西桂林举办

分会场桂林开幕式现场照片。国家文物局供图 人民网北京6月13日电(郭冠华) 6月13日上午,2020年文化和自然遗产日主场城市活动开幕式在广西桂林举行,主题为“文物赋彩全面小康”。 开幕式活动设有桂林主会场和北京中央广播电视总台会场,通过连线直播

非遗日颐和园真的恋上了京剧

  白金演唱《贵妃醉酒》。王晓溪 摄   刘侗(左)与秦雷。王晓溪 摄   谭正岩演唱《连环套·拜山》。王晓溪 摄   6月13日是“文化与非物质遗产日”,北京青年报与北京京剧院、北京市颐和园管理处共同策划了特别活动“非遗日的穿越,当颐

当非遗遇上夜市,“让非遗触手可及”

  宝山红烧鮰鱼烹饪、罗店彩灯、罗店鱼圆、罗泾十字挑花、月浦竹编、高境布艺堆画、大场易拉罐画、友谊民间剪纸、淞南蛋雕、顾村结艺……6月13日“文化与自然遗产日”,宝山宝杨宝龙广场露天内街变身“非遗集市”,从入口飘散阵阵香气的红烧鮰鱼一直逛到宝山

叶永烈遗作《绝笔·绝响》系列出版

原标题:叶永烈遗作《绝笔·绝响》系列出版 今年5月15日,著名作家叶永烈在上海病逝。近期,天地出版社出版叶永烈遗作《绝笔·绝响》系列,再现一个时代的情怀。 叶永烈以高产著称,他一生出版180多部著作,逾3500万字。叶永烈晚年转向从事当代重大

元大都咋建成?明代北京城为啥成了凸字形?

  北京是一座历史悠久的城市。仔细研究它的建都史,常有人好奇:金中都遗址在哪儿?元大都的“城市规划”啥样?明朝时北京城为何呈“凸”字形……   这些问题的答案,可以从正在北京市档案馆举行的《档案见证北京》展览中,找到蛛丝马迹。一幅幅地图、档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