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越剧嘉年华遇上千年大运河

2019-11-22

原标题:当越剧嘉年华遇上千年大运河

第四届全球越剧戏迷嘉年华开幕式上表演的折子戏 方婧佳 摄

11月11日晚,杭州剧院比往常更热闹。深入大运河(浙江段)沿线城市进行文化考察、六大城市联动上演的精彩剧目、中华越友会站长和历届获奖选手代表参演的开幕式折子戏专场、全程高清视频的全球网络同步直播、越剧发源地的文化寻根之旅、“越剧名家面对面”……首届大运河(浙江段)剧院联盟艺术节暨第四届全球越剧戏迷嘉年华开幕式吸引了各地越剧戏迷的目光。

此次活动由浙江省演出业协会和绍兴市委宣传部、市文化广电旅游局、市文化旅游集团有限公司联合主办,大运河(浙江段)沿线剧院联盟执行主办,参与单位众多,联合杭州、宁波、绍兴、嘉兴、湖州、舟山6个运河沿线城市的7家剧院,将越剧艺术嘉年华融入大运河沿线地域风情特色旅游,这在浙江尚属首次。

大运河(浙江段)是贯穿浙江南北的经济大动脉,也是一条深深植根于浙江大地、奔流不息的千年文脉。大运河(浙江段)沿线剧院联盟主席裘建平介绍,嘉年华组委会安排 学习网 了一周时间,邀请来宾参观考察大运河(浙江段)沿线6个城市的运河文化景点,感受大运河江南人家的民俗风情和日新月异的发展变化。裘建平认为,把全球越剧戏迷嘉年华活动范围扩大到大运河(浙江段)沿线城市,不仅能充分挖掘和整合大运河(浙江段)沿线剧院资源,还可以推动大运河(浙江段)演艺产业的联动发展。

“基于前3届嘉年华的良好体验,本届嘉年华得到了更多戏迷的关注。开始报名的第一天,就接到许多邮件、电话和后台咨询。”嘉年华组委会工作人员告诉记者,本届越剧戏迷嘉年华依旧保留了参赛和参会两种方式,戏迷可以根据自身特点和需求选择不同的方式。

据介绍,自启动参赛选手征集以来,组委会共收到来自10多个国家、国内10多个省区市共20多个越迷团体和近100份个人折子戏的参赛邮件。经专业评审,有5个团体大戏和29名折子戏选手入围复赛。

作为嘉年华的传统保留节目,“越剧名家面对面”邀请了吴凤花、李敏、陈辉玲、陈飞、陈雪萍、张小君、张学芬、徐铭、谢群英等梅花奖得主和国家一级演员,与戏迷近距离交流,和戏迷一起感受百年越剧的魅力。

“我们守护着热爱越剧的初心,也希望将这份热爱通过每个人的力量扩散出去。”特意从新加坡赶来的李丰说,每一届嘉年华自己都到场,就像每年过年要回家一样,虽然远在异国他乡,但越剧一直陪伴着他。

每年的嘉年华都会出现不同的新面孔,不变的是越剧迷始终如一的热忱和真诚。对今年融入了千年大运河人文、风景等元素的嘉年华,戏迷张小茹认为:“越剧艺术是传播和串联大运河(浙江段)优秀传统文化的金名片。听越剧、赏人文,有利于将大运河文化发扬光大,也有助于发现文化和旅游融合发展的新路子。”(记者 徐继宏)

本文内容来自人民网,只为更好的传播国内文化传承,如有侵犯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回放】人民艺Show:“四季留声”音乐会

showPlayer({id:"/pvservice/xml/2020/6/13/7740db4c-130d-4de8-b95a-75ba37e1b6dc.xml",width:600,height:450});       6月13日19:30,国家大剧院“四季留声”音乐会将登陆人民艺Show。这场音乐会邀请了医护代表、公安干警、社区工作者等“

2020年文化和自然遗产日主场城市活动在广西桂林举办

分会场桂林开幕式现场照片。国家文物局供图 人民网北京6月13日电(郭冠华) 6月13日上午,2020年文化和自然遗产日主场城市活动开幕式在广西桂林举行,主题为“文物赋彩全面小康”。 开幕式活动设有桂林主会场和北京中央广播电视总台会场,通过连线直播

非遗日颐和园真的恋上了京剧

  白金演唱《贵妃醉酒》。王晓溪 摄   刘侗(左)与秦雷。王晓溪 摄   谭正岩演唱《连环套·拜山》。王晓溪 摄   6月13日是“文化与非物质遗产日”,北京青年报与北京京剧院、北京市颐和园管理处共同策划了特别活动“非遗日的穿越,当颐

当非遗遇上夜市,“让非遗触手可及”

  宝山红烧鮰鱼烹饪、罗店彩灯、罗店鱼圆、罗泾十字挑花、月浦竹编、高境布艺堆画、大场易拉罐画、友谊民间剪纸、淞南蛋雕、顾村结艺……6月13日“文化与自然遗产日”,宝山宝杨宝龙广场露天内街变身“非遗集市”,从入口飘散阵阵香气的红烧鮰鱼一直逛到宝山

叶永烈遗作《绝笔·绝响》系列出版

原标题:叶永烈遗作《绝笔·绝响》系列出版 今年5月15日,著名作家叶永烈在上海病逝。近期,天地出版社出版叶永烈遗作《绝笔·绝响》系列,再现一个时代的情怀。 叶永烈以高产著称,他一生出版180多部著作,逾3500万字。叶永烈晚年转向从事当代重大

元大都咋建成?明代北京城为啥成了凸字形?

  北京是一座历史悠久的城市。仔细研究它的建都史,常有人好奇:金中都遗址在哪儿?元大都的“城市规划”啥样?明朝时北京城为何呈“凸”字形……   这些问题的答案,可以从正在北京市档案馆举行的《档案见证北京》展览中,找到蛛丝马迹。一幅幅地图、档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