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辉新书《平均分》展现自己另一面

2019-12-02

  带着“想换一种方式和大家交流”的心态,央视主持人康辉出版了自己的第一本随笔集《平均分》。昨日,康辉携新书在言几又书店官舍店举办首发式,面对站无虚席的热情读者,康辉不由感慨:“本来是想用文字跟大家交流,看来今天又要说话。”现场康辉带来了题为“不把平凡的人生,活成平庸的人生”的主题演讲,并诚恳地回答了现场读者的各种问题。

  今年对康辉来说可算是不平凡的一年。在《主持人大赛》中,康辉凭借机智、专业又暖心的点评圈粉无数。在央视推出的《主播说联播》系列短视频中,康辉以更加轻松、活泼的方式讲述新闻,备受好评。再加上前不久康辉在采访国家外事活动中自拍vlog,将他频频送上热搜。观众在以往正襟危坐的主播台之外,看到了“国脸”康辉不一样的一面。

  为什么书名叫《平均分》?康辉谦逊地说,自己从小就是一个各方面都很普通的孩子,没有耀目的外表,也没有过人的天分,有的只是不甘于人后的那一点好强。他对“平凡”和“平庸”有自己的理解:大多数人是平凡的,平凡是一种客观的存在,但不意味着平凡的人生就没有色彩,就是不去努力的理由。而平庸则是“自甘让自己一天天将自己掩埋”。接纳平凡,不甘平庸,正是康辉的人生哲学,也是他希望通过这本书告诉读者的。

  展现自己的另一面,也是康辉写这本《平均分》的原因。《平均分》一书中,康辉首次披露了许多自己的个人生活,比如高考的波折、养猫的心得、央视工作的爱与痛、与父母和妻子的细腻情感等,甚至连自己职业播报中出现口误这样的“至暗时刻”也不回避。他认为“我们是人,难免出错,但我们又不可以以此为借口而降低工作的标准。完美或许不存在,但追求完美的人应该存在。”

  康辉现场回答了许多读者抛出的问题,当谈到前不久录制的vlog时,他说,起初他以为这种短视频录起来很简单,结果第一条拍了将近3个小时。他还表示,拍视频时很多年轻同事在旁边对他给予了很多指导,这让他深深感到面对新的传播方式,自己还需要多加学习。当被问及成为“网红”的感受,康辉开心地表示:“我没想到有一天我和《新闻联播》都能成为‘网红’,但是看到很多年轻人开始喜欢看新闻,这样的‘网红’我喜欢,我愿意继续当下去。”

  最后,有一位来自中国传媒大学的学生希望“康辉师哥”讲讲他的校园记忆。康辉说道,上学的时候总觉得出晨功、练声很烦,但毕业之后才知道,在学校时打下的基础很重要,能使未来职业生涯中的“工具箱”中永远不缺少所需要的“工具”。他还谈到传媒大学一个有名的传统——哄台。他说自己上学的时候,思想比较传统,以为这是一种不尊重演出者的行为,后来才意识 学习网站 到这种氛围的可贵之处,“广院的起哄就是最早的弹幕,它就是观众对表演者最直接的一种反应,你只有拿出最精彩的表现,以及最强大的内心,才能抵御所有干扰因素,完成你的表演。”(成长)

本文内容来自人民网,只为更好的传播国内文化传承,如有侵犯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回放】人民艺Show:“四季留声”音乐会

showPlayer({id:"/pvservice/xml/2020/6/13/7740db4c-130d-4de8-b95a-75ba37e1b6dc.xml",width:600,height:450});       6月13日19:30,国家大剧院“四季留声”音乐会将登陆人民艺Show。这场音乐会邀请了医护代表、公安干警、社区工作者等“

2020年文化和自然遗产日主场城市活动在广西桂林举办

分会场桂林开幕式现场照片。国家文物局供图 人民网北京6月13日电(郭冠华) 6月13日上午,2020年文化和自然遗产日主场城市活动开幕式在广西桂林举行,主题为“文物赋彩全面小康”。 开幕式活动设有桂林主会场和北京中央广播电视总台会场,通过连线直播

非遗日颐和园真的恋上了京剧

  白金演唱《贵妃醉酒》。王晓溪 摄   刘侗(左)与秦雷。王晓溪 摄   谭正岩演唱《连环套·拜山》。王晓溪 摄   6月13日是“文化与非物质遗产日”,北京青年报与北京京剧院、北京市颐和园管理处共同策划了特别活动“非遗日的穿越,当颐

当非遗遇上夜市,“让非遗触手可及”

  宝山红烧鮰鱼烹饪、罗店彩灯、罗店鱼圆、罗泾十字挑花、月浦竹编、高境布艺堆画、大场易拉罐画、友谊民间剪纸、淞南蛋雕、顾村结艺……6月13日“文化与自然遗产日”,宝山宝杨宝龙广场露天内街变身“非遗集市”,从入口飘散阵阵香气的红烧鮰鱼一直逛到宝山

叶永烈遗作《绝笔·绝响》系列出版

原标题:叶永烈遗作《绝笔·绝响》系列出版 今年5月15日,著名作家叶永烈在上海病逝。近期,天地出版社出版叶永烈遗作《绝笔·绝响》系列,再现一个时代的情怀。 叶永烈以高产著称,他一生出版180多部著作,逾3500万字。叶永烈晚年转向从事当代重大

元大都咋建成?明代北京城为啥成了凸字形?

  北京是一座历史悠久的城市。仔细研究它的建都史,常有人好奇:金中都遗址在哪儿?元大都的“城市规划”啥样?明朝时北京城为何呈“凸”字形……   这些问题的答案,可以从正在北京市档案馆举行的《档案见证北京》展览中,找到蛛丝马迹。一幅幅地图、档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