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星空般的诗篇照亮灵魂

2019-12-04

  波澜壮阔的新时代已经到来,诗歌何为,诗人何为?

  在日前召开的全国诗歌座谈会上,来自全国各地的110多位诗歌界代表,不断地提出疑问,又不断地寻求答案。

  诗人傅天琳说,一首诗的完成应有两个“世界”,一个是诗人自己,一个是他所属的人类及世界,二者必须是相通的,和谐的,这样才能写出时代的本质和走向。

  诗人叶玉琳说,只有让诗歌这棵大树回归到真善美的原野上来,才能拥有新时代明媚的阳光,收获闪闪发光的露珠,和一些饱满的果实。

  诗人童作焉说,诗人需要紧扣时代脉搏,紧扣当代现实,才能让我们的身份和书写富有意义……

  “诗言志,歌永言,声依永,律和声。”面对新时代,中国诗人向着诗歌的人民性、向着诗歌的大众化、向着诗歌的时代感,重新踏上新征程,用星空般的诗篇持续照亮人们的灵魂。

  中国诗歌是体察时代、观照现实的情感纽带

  “‘文章合为时而著,歌诗合为事而作’,这句话是白居易说的,今天我们大家还会经常引用。为什么呢?为什么千年以前的一句话会常说常新?”中国作家协会主席铁凝抛出的一个问题,让与会者陷入短暂的沉思。

  “我想,这是因为它所表达的,不仅是白居易个人的艺术观点,不仅是新乐府运动的纲领,还是从李白、杜甫到白居易,这些站在古典诗歌巅峰上的诗人,上承诗经、乐府,下开唐宋之变,对中国诗歌的根本精神、根本传统的阐发。”铁凝说。

  叶玉琳关注到了20世纪末鹊起于诗坛的“闽东诗群”。“他们之所以闪耀诗歌界,是因为他们总是与时代同步、与社会发展相呼应,把现实生活和心灵世界里的真善美呈现给读者。”

  童作焉深表赞同,“诗歌作为诗人内心景观向语言投射的复杂产物,是生命个体观照所处时空产生的现实回声,天然地成为折射时代的棱镜”。

  他解释说,诗歌连接着某个时空坐标上个体的生命体验、集体的历史记忆和时代的意识背景,是我们体察时代、观照现实的情感纽带,更是引领时代风气、引领思想流变的重要媒介。

  “现在有一些人凭借网络和自媒体的自由与便捷,要么无病呻吟、矫揉造作;要么描写暴力、刻画色情之恶俗,将无耻视为高尚、将低级视为趣味,对那些真正健康向上、充满生机的诗歌满怀鄙夷和不屑。”叶玉琳觉得匪夷所思。

  长期深耕诗歌杂志编辑工作的李云,从一些诗歌来稿中也看出不少问题,比如低俗口水诗、庸俗的口语诗以及个体呻吟表达等。“这些现象如不旗帜鲜明地加以批评、禁止,不去很好地正确引导,必将会严重影响当代诗歌的可持续发展。”他说。

  回应时代的呼唤是诗人的天职。诗人叶延滨建议,关注时代潜心写作的诗人们,应努力提升诗歌精神的时代高度,努力开拓诗歌题材的社会深度,努力锤炼诗歌语言的艺术精度。

  “好的诗歌在于突破,在于新鲜,在于创造,像散板,能够触动人心,能够被读者喜爱,能够流传下来。”诗人马占祥呼吁,在“现实”土壤的孕育下,诗人更应拿出好的作品来反哺所生活的时代,展现“现实”中真实的“爱”。

  好的诗歌应当传诵在人民口头、涌动在人民心里

  2017年5月20日,是北乔值得一生铭记的日子。这一天,他写下了平生的第一首诗。从此他又多了一个称号——诗人。北乔不认为自己是在那一天学会了写诗,而是在生活中遇见了诗。在高原、在藏区、在田间地头,北乔不断和当地乡亲们拉家常,把老百姓的喜怒哀乐全部装进心里,转化为汩汩而来的诗意。他说:“应当承认,因为种种原因,我们对现实的生活对新时代广阔的图景知之甚少,缺乏广度与深度的体验。诗就在生活里,在人民中间,等待我们去寻找。”

  中国诗歌是属于人民大众的,也是为了人民大众的。中国作家协会党组书记、副主席钱小芊在会上表示,以诗歌书写人民,把诗歌写给人民,由人民评判诗歌,这是五四新文化运动以来中国现当代文学的百年初心,更是新时代中国诗歌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体现和要求。好的诗歌应当传诵在人民的口头、涌动在人民的心里,成为广大人民精神生活的组成部分。

  作家荣荣一直生活在沿海城市,她对海边捕鱼很熟悉,“海洋 免费学习网 捕捞业漫长的链条里有一环是鱼的保鲜,因此以前沿江一带有许多制冰厂”。在一次读书活动中,她不经意想到,文学写作很大程度上,何尝不是为人类生活保鲜?

  “诗歌写作自然也应该聚焦真实的内心与真正的现实,用心用情用功抒写当下的鲜活生活。”她真切体悟到,诗人们应该真正把身子俯下来,深入生活,抒写人们真实的精神世界与人间百态,这才是文学创作者应有的写作态度,也是让诗歌深入人心、赢得读者的唯一路径。

  “人民是诗歌作品优劣的唯一的评判者,被人民所喜爱,在人民中长久流传,得到人民的称赞夸奖,这才是诗歌作品的最重要的评价体系。”在诗人刘笑伟看来,军旅诗歌作品,要让官兵爱读,读后久久不忘,而且读后能够滋润灵魂、产生精神力量,这才是真正好的军旅诗。

  “扎根泥土,走进火热的生活,在与人民大众紧密联系中,获得创作灵感,从而写出厚重、大气,有血有肉有筋骨,且无愧于土地、无愧于时代的精品佳作,这不仅是时代的呼唤,更应该成为诗人的艺术自觉。”诗人亚楠坚定地说。

  中国诗歌要更充分地参与到世界诗歌建构中

  诗歌,究竟该如何翻译?在诗人胡弦的记忆里,有一个活动给他留下了深刻印象。2018年10月,江苏省作协联合北京师范大学国际写作中心等单位举办了“中外诗歌互译沙龙”。不同于以往,这次活动更强调现场翻译。由中方诗人、外方诗人和翻译家共同组成一个个活动空间,先由翻译家将原作译为对方语言,再由对方诗人通过与原作者的现场交流将之丰富化、诗意化,最终形成译诗。

  胡弦很喜欢这种现场翻译形式,“没有哪种交流能替代面对面的交流。但我们肯定更希望在热闹的氛围中找到更深入的交流方式,能让不同语种的诗人不但在生活、文化中相遇,在诗歌节上相遇,更能在诗歌文本里相遇”。

  北京大学西语系教授赵振江把译者比作演员,诗歌翻译就如同演员的二度创作,“译诗,首先要理解原诗。理解原诗,首先要‘设身处地’,要‘进入角色’,要体会诗人在彼时彼地的情感和心态。这样,对原诗的理解就不会有太大的偏差,诗歌交流也会少很多屏障”。

  诗歌作为人类最具有灵性的艺术形式,如今越来越多地承担起不同民族心灵之间的对话和交流,消弭分歧,增进认知,架起一道通往未来和明天的友爱之桥。

  在诗人车延高看来,“一带一路”倡议就拓展了中国诗歌的世界视野。“目睹当地山水风光、人文风貌时的心灵感应,沿线人民共建美好家园中形成的水乳交融的关系等,都为诗歌创作开辟广阔而崭新的空间。”

  中国作协副主席吉狄马加在总结座谈会成果时指出,当今世界是开放的世界,新时代的中国诗歌必将在开放的世界中获得更大的发展、会更充分地参与到世界诗歌建构中,也将更好地发出中国声音、讲好中国故事、传递出中国精神,最终跨越不同国家不同种族人民心灵的边界,为共建今天的人类命运共同体奉献出力量和智慧。(刘江伟)

本文内容来自人民网,只为更好的传播国内文化传承,如有侵犯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河北承德存在大量侏罗纪恐龙足迹

日前,记者从承德市文物局和中国地质大学(北京)共同召开的“避暑山庄恐龙足迹研究取得重大成果”新闻发布会上获悉,由中国地质大学邢立达副教授领衔的研究团队完成了河北承德地区的恐龙足迹研究。这些恐龙足迹数量大,保存良好,对研究恐龙的演化有重要价值

传承非遗汉绣技艺

李长林摄(人民视觉)   12月6日,来自湖北省的市级以上汉绣非遗传承人和手工艺爱好者、创业大学生百余人,参加了湖北省武汉市江汉区文旅局举办的中国汉绣圈首届汉绣技艺技能暨“楚凤起航”手工培训班结业式。经过10多天的培训和现场

中国大运河文化带京杭对话在杭州举行

  昨日,中国大运河文化带京杭对话在浙江杭州举行。北京市委常委、宣传部部长杜飞进,浙江省委常委、宣传部部长朱国贤,浙江省委常委、杭州市委书记周江勇,中国新闻社社长陈陆军出席活动并致辞。   杜飞进表示,北京作为全国文化中心,始终高度重视

赤壁:以茶为媒,助推文旅高质量融合发展

湖北咸宁赤壁茶叶生产历史悠久,茶文化历史底蕴深厚,是中国青砖茶之乡、中国米砖茶之乡,是欧亚万里茶路的源头之一。近年来,咸宁市和赤壁市委、市政府高度重视茶文化的弘扬与发展,紧抓“一带一路”国家战略和国家长江经济带战略的发展机遇期,以产业融合发

用创意点亮城市新地标

广州大剧院外景 提到悉尼,人们会想到悉尼歌剧院,提到维也纳,自然会想到金色大厅。高水准的剧院往往能成为一座城市的文化符号。在国内,越来越多的剧院承载着文化艺术底蕴的同时也成为该地的旅游新地标。 近日在广州举行的2019剧场建筑与舞台技术

为传统工艺增添新的活力——郑美淑和她的植物蓝染

从台湾苗栗县三义乡火车站乘车出发,驶出城区,沿着一条苍翠的林荫夹道蜿蜒进山。车行15分钟,再徒步穿过一段绿竹芭蕉掩映的小径,便是一片空旷的幽谷。这青山绿水间,便有台湾知名的植物蓝染工坊——卓也染工坊。传统植物蓝染工艺,在郑美淑和她的团队手里又

第四届广州青年文学节盛大举行

  第四届广州青年文学节现场   昨日广州阳光明媚,比天气更温暖的是广州市民如火似荼的文学热情。12月7日14时30分,第四届广州青年文学节在广东省立中山图书馆盛大举行。800余作家文友参会交流,3000多市民读者见证盛会。很多大学生带着他们的文学

陶艺,面向未来的创造

  裂·变(陶瓷)张辉   鼎兴中华(陶瓷)熊开波   器之欲(陶瓷)吴建毅   暧昧(陶瓷)王杰   静以致远——中国新化石(陶瓷)孙月   天净沙(陶瓷)徐志伟   青绿文本(陶瓷)戴清材、李梓欣   悠然

返回顶部

显示

忘记密码?

显示

显示

获取验证码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