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部辞书,闪闪发光的坐标

2020-01-19

2007年岁末的一天中午,我接到同事打来的电话:“字典出来了。”同事的语气颇为平静,以至于我几乎没意识到那是历史性的一刻。

当我迫不及待地驱车奔到外语教学与研究出版社,看到书架上赫然摆着《保加利亚语汉语词典》的一刹那,我几乎失语。我抚摸着里面蝇头大小的基里尔文和汉字,它们精灵般跳跃在薄如蝉翼的纸上,透着三十余载的厚重。望着蓝底套白、墨绿大字的护封,闻着淡淡的油墨馨香,我潸然泪下。承载了北京外国语大学《保加利亚语汉语词典》编写组教授们的心血,以及保语几代学人期待的词典,终于在走过了30多年的风风雨雨后,得以面世。

1975年,为了适应国际交往的需要,周恩来总理指示编写一批辞书和中外双语词典。5月,教育部和国家出版局在广州召开中外语文词典编写出版规划座谈会。会议上,教育部委托北京外国语学院(现北京外国语大学)负责编写共计18部双语词典,《保加利亚语汉语词典》就是其中之一。

1975年夏,由当时的北京外国语大学东欧语系保语教研室4位教师组成的“保汉词典编写组”正式成立,他们选定蓝本,草拟凡例,并开始紧张的词条搜集整理工作。

他们从当时的保加利亚原文报刊、书籍和词典中选取第一手资料,制作条目卡片,制订编写大纲和细则,编写样稿,讨论体例 学习 ,每一个环节都在摸索中艰难进行。《保汉词典》仅有4名编委,编写难度更可想而知。除了上课时间,他们把所有的精力都投入到词条整理和编写中,克服了之前缺乏辞书编纂经验的诸多繁难,于1982年完成初稿。

1982年12月至1983年10月,编写组两位教师携词典初稿赴保加利亚与两位保语专家校阅大部分词条。经过在保加利亚半年多的严密校改,又经回国后的修订,《保汉词典》的校稿于1984年如期完成。但出版事宜却几经周折,直到2007年末才得见样书,整个词典编纂前后耗时32年。全书共1412页,400余万字,共收入词条6万个,连同附在词条内的派生词,所收单词超过8万个。词典搭配丰富的例句,反映了100多年来保加利亚各类文献的语言,可以满足各个层次保语学习者对工具书的要求。每一位参与词典编写、编辑和审校工作的老师都倾注了大量心血,他们所表现出的学者风范值得每一位后辈学习、效仿。

作为第一部保加利亚语汉语双语工具书,《保汉词典》的出版成为中国—保加利亚文化交流史上的一件大事,为两国各领域交往和学术研究解决了基础性难题。之前保语与汉语之间的互译只能借助英语、俄语等第三语言实现,语义在转化过程中缺失颇多,误读甚至错译的情况无从避免。“从此,保语和汉语两种文字终于可以深情对视”,中国保学界及保加利亚汉学专家们生动地比喻这部双语词典的巨大价值。

词典的出版也激发了保加利亚当地人学习汉语的热情,由于还未在国外公开发行,当地汉学家、在校大学生以及有志于了解中国文化的各界人士纷纷通过各种渠道购买,或者到孔子学院和东方语言文化中心藏书室借阅。当地媒体也对词典的出版和内容进行了详细的报道和介绍,为不断升温的“汉语热”提供了智力保障。保加利亚汉学家雅娜·舍什科娃特别在保加利亚媒体撰文,“没有人能体会我拿到这本词典时的心情,历时二三十年,它终于面世。这是我见过、使用过的最好的辞书之一,它的词条均选自最权威的保加利亚语详解词典,中文释义详实严谨……现在是保加利亚汉学家编一部《汉语保加利亚语词典》的时候了。”受到该词典出版的激励,保加利亚的汉学家们也正在努力完成这一倡议,以共同促进中保两国文化互动、民心互通。

随着共建“一带一路”走深走实,越来越多的中国人开始了解这个位于巴尔干半岛东南部的国度,保加利亚也掀起了“汉语热”。每一位中国的保语学习者,乃至每一位保加利亚的汉语学习者的案头,都摆放着这本词典。前辈们沥血奉献完成的也许只是自己多年的一个心愿,但成就的却是中保两国文化交往史一个闪闪发光的坐标。

《 人民日报 》( 2020年01月19日 07 版)

本文内容来自人民网,只为更好的传播国内文化传承,如有侵犯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文艺志愿服务小分队走进陕西小镇

原标题:文艺志愿服务小分队走进陕西小镇 1月15日至16日,由中国文联、陕西省委宣传部、陕西省文联主办的2 就爱读 020年“我们的中国梦”——文化进万家文艺志愿服务活动在镇安县举行。陕西省文联党组成员、专职副主席陈谦带领全省书法、美术、表演等

作家笔下忆过年

原标题:作家笔下忆过年   新喜亦寿考 齐白石/绘   对于中国人来说,一年最隆重也最热闹的节日当属春节,俗称过年。   不同的人,对“年”的态度是千差万别的。   即使都是孩子,对“年”的期许也是不同的。孙犁坦言,“如果说我也有欢

中缅合拍纪录片《睦邻·缅甸》缅语版开播

  本报内比都1月17日电 (记者 文言文  叶晓楠)今天,“视听中国 走进缅甸”中缅合拍纪录片《睦邻·缅甸》缅语版开播仪式在缅甸首都内比都举行。中宣部副部长、国家广电总局局长聂辰席,缅甸宣传部部长培敏共同出席开播仪式。本次活动以“荧屏

风俗画里的年

原标题:风俗画里的年 年夜饭 戴奔洪/绘 春联、年画,张贴了四季,那色彩还未曾褪去,又到了一个年的面前,就要开始除旧换新了。似乎,朱砂红、黑墨,还有绚丽的色彩,流淌着的都是浓浓的新春气息。 好些年了,我一直对春联与年画入迷,常常

名家领衔12场开年大戏聚长安

  过大年,看大戏。今年春节期间,长安大戏院为戏迷朋友准备了12场开年大戏。北京京剧院老中青三代齐上阵,献演经典名剧,大年初一至初六每天日晚两场。   1月25日大年初一下午,常秋月主演的荀派名剧《金玉奴》拉开新春演出季序幕,晚场则是“豪华版”

书展需要展现更立体的中国

国内很多书展已连续举办多年,已然成为国内外知名的文化品牌活动、成为全民阅读推广的重要平台。书展的作用主要体现在三方面:对普通读者来说,可以进行文化熏陶;对专业读者来说,可以进行学术碰撞;对国际读者来说,可以进行文化交流。 各地的书展坚持

吃糖瓜、祭灶神……小年如何过出仪式感?

原标题:吃糖瓜、祭灶神……小年如何过出仪式感? “二十三日过小年,差不多就是过新年的‘彩排’。”著名作家老舍在《北京的春节》中,曾记录过一系列有关春节的民俗,其中就提到了小年,字里行间透出了浓浓的年味儿。 不过,小年的日期并不一致,有的

饮食特色词里藏着的美食

  图一   图二   “花馍”是陕西走亲访友的互赠礼品,也是乡土风情浓郁的艺术奇葩。图为陕西省合阳县村民李金贤(左)与婆婆为花馍上彩。新华社   腊月二十三小年一过,陕北人就开始做“年茶饭”,即春节传统食物,神木叫“熬年食子”。年

返回顶部

显示

忘记密码?

显示

显示

获取验证码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