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文化和自然遗产日主场城市活动在广西桂林举办

2020-06-16

分会场桂林开幕式现场照片。国家文物局供图

人民网北京6月13日电(郭冠华) 6月13日上午,2020年文化和自然遗产日主场城市活动开幕式在广西桂林举行,主题为“文物赋彩全面小康”。

开幕式活动设有桂林主会场和北京中央广播电视总台会场,通过连线直播方式共同启动。中央宣传部副部长、中央广播电视总台台长慎海雄,国家文物局局长刘玉珠, 学习网站 中央广播电视总台编务会议成员孙玉胜出席北京会场活动。广西壮族自治区党委常委、宣传部部长范晓莉,广西壮族自治区人大常委会副主任、桂林市委书记赵乐秦,广西壮族自治区人民政府副主席李彬,国家文物局副局长关强,“文物保护杰出贡献者”国家荣誉称号获得者、敦煌研究院名誉院长樊锦诗等出席桂林会场活动。

刘玉珠致辞。国家文物局供图

刘玉珠在开幕式致辞中说,文化遗产是民族的血脉,是人民的精神家园。党的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高瞻远瞩,为加强文物保护利用和文化遗产保护传承指明方向。文物工作伴随经济社会发展,成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五位一体”总体布局的有机构成,在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征程上加速奔跑,在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道路上笃定前行。文物系统坚持把文物保护放在第一位,实施重点文物保护工程,健全文物安全长效机制,修订《文物保护法》,出台《关于加强文物保护利用改革的若干意见》等,推动博物馆快速健康发展,实施文物援外工程,促进流失海外文物回归,文物成为文化自信的动力源泉,成为美好生活的强大引擎,成为文明交流互鉴的重要平台,为延续城市文脉、助力乡村振兴、促进老区发展、丰富百姓生活作出了积极贡献。

刘玉珠表示,站在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决胜点,广大文物工作者将坚持以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为指引,牢记嘱托、不忘初心使命,持续推动文物保护利用改革,推进考古中国重大研究,公布国家文物保护利用示范区名单和革命文物保护利用片区分县名单,推进博物馆和社会文物领域改革发展,高质量推动数字化保护,高站位编制十四五规划,跑好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最后一公里,书写文化遗产保护传承的时代新篇章。

据悉,开幕式上启动《文物赋彩全面小康——文物潮我看》融媒体活动,宣推《如果国宝会说话》第三季,公布中华文物全媒体传播精品(新媒体)推介名单、“寻找最美文物安全守护人”推介名单,举行桂林“我们在战‘疫’——文博人抗击新冠肺炎疫情图片展”开幕仪式。

文化和自然遗产日期间,“文物赋彩全面小康”主题论坛、广西省立艺术馆旧址保护工程开工仪式暨社会力量参与文物保护利用捐赠仪式,中华文物全媒体传播精品(新媒体)推介线上展映,第十二届全国青少年文化遗产知识大赛,第七届“丹青记忆 守望家园——中国文化遗产美术展”,桂林文化遗产公开课、《行走的文明》第二季直播节目等系列线上线下活动相继举办。据统计,全国文物系统举办文化和自然遗产日活动数量将达4600余项。

本文内容来自人民网,只为更好的传播国内文化传承,如有侵犯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回放】人民艺Show:“四季留声”音乐会

showPlayer({id:"/pvservice/xml/2020/6/13/7740db4c-130d-4de8-b95a-75ba37e1b6dc.xml",width:600,height:450});       6月13日19:30,国家大剧院“四季留声”音乐会将登陆人民艺Show。这场音乐会邀请了医护代表、公安干警、社区工作者等“

非遗日颐和园真的恋上了京剧

  白金演唱《贵妃醉酒》。王晓溪 摄   刘侗(左)与秦雷。王晓溪 摄   谭正岩演唱《连环套·拜山》。王晓溪 摄   6月13日是“文化与非物质遗产日”,北京青年报与北京京剧院、北京市颐和园管理处共同策划了特别活动“非遗日的穿越,当颐

当非遗遇上夜市,“让非遗触手可及”

  宝山红烧鮰鱼烹饪、罗店彩灯、罗店鱼圆、罗泾十字挑花、月浦竹编、高境布艺堆画、大场易拉罐画、友谊民间剪纸、淞南蛋雕、顾村结艺……6月13日“文化与自然遗产日”,宝山宝杨宝龙广场露天内街变身“非遗集市”,从入口飘散阵阵香气的红烧鮰鱼一直逛到宝山

叶永烈遗作《绝笔·绝响》系列出版

原标题:叶永烈遗作《绝笔·绝响》系列出版 今年5月15日,著名作家叶永烈在上海病逝。近期,天地出版社出版叶永烈遗作《绝笔·绝响》系列,再现一个时代的情怀。 叶永烈以高产著称,他一生出版180多部著作,逾3500万字。叶永烈晚年转向从事当代重大

将热爱进行到底——73岁的铁枝木偶戏传承人故事

疫情期间,不少人停下了工作的脚步,而73岁的陈俊龙,则在家中忙得连轴转。 陈俊龙是广东揭阳市翁洋村的一名村民。今年初,他接到马来西亚一家木偶戏团的一个大订单,定制近百件铁枝木偶。 铁枝木偶戏是盛行于广东省潮汕地区的一种民间戏曲。一个小巧的

元大都咋建成?明代北京城为啥成了凸字形?

  北京是一座历史悠久的城市。仔细研究它的建都史,常有人好奇:金中都遗址在哪儿?元大都的“城市规划”啥样?明朝时北京城为何呈“凸”字形……   这些问题的答案,可以从正在北京市档案馆举行的《档案见证北京》展览中,找到蛛丝马迹。一幅幅地图、档案

返回顶部

显示

忘记密码?

显示

显示

获取验证码

Close